首页 > 股票配资

「叩富网模拟炒股」*ST大控退市风险骤增 控股股东长富瑞华股东方想集体开溜?

2019年06月21日


“仅次于大股东都要跑,还有什么希望?”看到*ST大控关于控股大股东股份拟公开发表征集受让方的死讯,有投资人在网站乐观地反问。公开发表买卖统计数据显示,自5月30日涉嫌数据披露违规违法收到《调查申请表》,再次被立案调查以来,*ST大控股价接连下跌,截至6月5日收盘价,公司股票价格已逼近1元面额,只有1.08元。





“前次违法索赔还没完事,这又涉嫌新违法。”网站有投资人讥讽:“*ST大控感叹卑劣了。”





公开发表披露数据显示,自2014年以来,*ST大控在公司治理上的表现,一点儿都不“得体”,可谓违法违规的富户。管控该系统查询到的统计数据显示,自2014年以来,*ST大控及相关法律责任整体两次因数据披露违法违规被监管处罚。此外,在近期的五年多星期里,公司还曾两次收到监管警示函,四次被监管要求勒令改正。





媒体报道的资讯显示,深圳证券交易所管控数据公示栏中里,自2014年8月15日起,涉及到*ST大控的管控政策足足有24条。其中领取公司的管控管理工作函有17次,对公司进行通报批评2次,公开发表谴责2次,对公司及相关原告违规留党察看公开发表认定1次,对公司进行管控关注2次。





屡被“拎鼻子,拉裙子,”,也未能几乎遏止难题,*ST大控月底披露的新闻稿显示,2019年5月30日公司收到《调查申请表》,涉嫌数据披露违规违法,监管决定对公司进行立案调查。





公司治理上常常违法违规,*ST大控在业经营管理也是毫无政绩。扣非销售收入倒数多年为负,没有营业额,又难题多多,*ST 大控遭到了投资人用脚选举,近年股票价格仍然呈下跌发展趋势。2017年,虽然报告书实现利润,但证券交易所认为公司停滞经营管理战斗能力存在根本性随机性,投资人无法判断公司前途。在撤销退市可能性警示后,仍对股票实施“其他可能性警示”,随后公司股票价格迅速就进入了长年的1元时期。2018年10月16日,低于时曾触及1.16元。





“根据上海证券交易所的相关明确规定,公司股票倒数20个收市收盘均低于公司股票面额时将被终止香港交易所。”有业内在接受名记者采访时表示,“1元也是香港交易所的股票价格生死线,倒数跌破这个值,公司退市的可能性就相当大。”





2019年底,随着一波小幅上涨,*ST大控一度远离1元邻近的危险性区域内,最低时股票价格曾摸到1.88元。但随着报告书披露年份的延迟,以及2018报告书被审计政府机构出具难以表示看法的调查报告,公司股票价格较慢下落。在公司再度涉嫌违法违规被立案调查后,公司股票价格直逼1元而去。6月4日盘内,*ST大控股价低于时曾触及1.04元,相距1元的面额只有一步之遥。6月4日股票收于1.06元,两市排名倒计时第一。6月5日收于1.08元,排名倒计时第三。





内控缺陷,治理不完善,经营管理营业额低迷,多重环境因素叠加负面影响,*ST大控近年仍然是诉讼缠身,涉诉事宜大大。公司公布的2018报告中,光是披露的有关民事诉讼和裁决的数据就有8页半之多。据公司月底披露的回复新闻稿,截至目前为止公司的单据债务共有23笔,总计16.42亿元。





此外,*ST大控还因自身信披违法违规给中小投资人造成伤亡。披露的公开发表数据显示,*ST大控因欺诈说明被 1114 名中小投资人索赔,起诉额度超过3.48亿元。虽然部份刑事案件在沈阳西院的一审和吉林省高等法院的二审中,投资人都已败诉,但因公司又向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提起再审,胡佳投资人目叩富网模拟炒股前为止仍未拿到赔偿。





“对这个公司股票的胡佳索赔我们早已仍然接了,可能打赢诉讼也拿不到钱。”牛津颐华辩护律师经纪公司韩友维辩护律师告诉名记者,“后面的索赔刑事案件早已进入到法庭强制执行程序。目前为止还没有结果。”针对监管近期对公司重新启动的立案调查,韩友维认为必需要等调查报告出来之后才能可行性确定能否索赔。





“今天还很差判断,并不是所有被处罚的香港交易所都可以索赔,即便可以索赔,也要根据有所不同的个股以及有所不同的违法细节来判断。”韩友维认为,*ST大控目前为止仍有退市可能性,如果退市的话,会负面影响履行战斗能力,但不会直接影响投资人索赔。





对于*ST大控再度涉嫌数据披露违法违规被股票监管立案调查,海淀区电讯(苏州)辩护律师经纪公司齐程军辩护律师认为,不会对公司公开发行公司股票、根本性集团公司等事宜带来一些消极影响,将妨碍一些方式的使出,并不利于公司扭转困境。





“一旦确认*ST大控存在违法,中期不会引起大量股市自发胡佳,要求公司赔偿因欺诈说明导致的投资损失。”齐程军初步判断2019年5月31日以前买入*ST大控并在2019年5月31日收盘后持有或卖出任何数目公司股票的投资人可可行性准备胡佳索赔。





“各种可能性于兼备,今天看来,哪种退市方法或许都可能。”对于*ST大控目前为止的态势,前述业内惊叹道,“巨额的单据负债,再度被立案调查,报告书被出具难以表示看法的非标调查报告,经营管理营业额大幅度亏蚀。*ST大控完全早已难以再‘烂’,游走在了退市的边沿。”





或许对公司早已不报大的希望,*ST大控控股大股东长富瑞华的三个大股东方也自发萌生退意。*ST大控月底披露新闻稿称,6月1日收到长富瑞华告知函, 长富瑞华大股东上海新时代融资持续发展股份有限公司、长春新Cisco管理系统股份有限公司及广州市公交站信融资控股股份有限公司将通过公开发表征集受让方的方法转让其持有的长富瑞华全部股权。





“这么一个大烂摊子放在这,股权却想跑了?”前述业内认为,目前为止只能,这些大股东方想抽身非常更容易。且不说有没有程序中、体制上的限制,光是这个烂摊子,甚至不知前面还有没有雷会爆出来,消费市场应该不会有人愿意接手。





*ST大控在新闻稿中也提示到,受公司正处于被立案调查下一阶段,控股大股东所持有香港交易所股份因涉及民事诉讼已被多轮冻结及质押,公司具体控制人代威存在多项对香港交易所仍未履行完毕的承诺事宜等多重环境因素负面影响,统治权转让能否实施,还存在根本性随机性。本报记者 李 勇


阅读延展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